当前位置:在线查询网 > 在线百科全书查询 > 十二分教

十二分教_在线百科全书查询


请输入要查询的词条内容:

十二分教


十二分教(梵文:dvādaśānga—buddha—Vacana),又称十二分圣教、十二部经。是释迦牟尼佛所说的一切言教,依其内容和形式可分为十二类:契经、祇夜、记别、讽颂、自说、因缘、譬喻、本事、本生、方广、未曾有法、论议。



简介


十二分教是在经典结集的历史中逐渐形成的,因此在不同的部派中有不同的排列次序。也有部派主张只有九分教。关于十二分教的形成,据印顺在《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所述,最原始的状态是三分教(契经、祇夜、记别),后来随着经典不断的集出而有九分教的说法,然后又随着律部与论评的发达,又补充了因缘、譬谕、论评三者而扩充为十二分教。由于十二分教是次第形成而非同时间依同一标准的分类,所以其内涵或有重叠的部分。下面依水野弘元《佛教要语的基础知识》书中所释,说明如下:

分类


十二分教的分类有些是依据经典的表现形式,有些是依据教说的内容,两种是混合在一起的。同一部经,可以从内容或形式两方面分别称呼,这种分类是缺乏严密性的。另外,十二分教所分类的教法,依照时代、部派与学派的不同,其范围也并不确定。

例如原始佛教时代,经、律、论三藏中,只有经可以称为法,经可分为九种或十二种。可是到了部派佛教时代,不再只是经,进而把律也加入其中,后来甚至连论也包含在内。到了大乘佛教时代,不只是小乘三藏,连大乘的经与论也包括在里面。关于十二分教的项目与列举顺序,由于部派与文献的不同,也有相当的差异。下面所列举的是较具有代表性的。兹依序列出,解释如次:

(1)契经

(sūtra,sutta,修多罗、经、线经):广义来说,契经是指十二分教全体的十二部经而言。另外,所有的汉译佛典,如一切经或大藏经都以“经”来称呼它。这是最广义的经。但是也有指经、律、论三藏中的经藏全体而言。可是在十二分教里的经与前面比较起来,范围较为狭隘,表现为经典。这种意义的经,在佛教以前、以后或外教中都有。婆罗门教有经书(sūtra或kalpa-sūtra)等都是。所谓“经”的文学形式,就是简洁地将要点叙述下来的散文集。

本来所谓的sūtra是丝或线之意,就像是把长的丝和花串在一起做成花环。经也是如此,是把简单的散文连结而成的一种文学形式。九分教与十二分教中的经就是这个意思。也就是指佛所说法中之简单的散文形式。另外在律藏中比丘与比丘尼的波罗提木叉(pratimokṣa,patimokkha)也是由简洁的散文所组成。因此波罗提木叉(戒本)也称为戒经(pratimokṣa-sūtra,patimokkha-sutta),戒经的注释就是经分别(sūtra-vibhanga,sutta-vibhanga)。

(2)祇夜

(geya,geyya,应颂、重颂):其本意是“可以唱出来的”,但在文学形式里是指用韵文来重复散文所叙述的作品。也就是说散文与韵文(偈)兼而有之的佛说法形式。所谓应颂是“对应着散文的颂(韵文)”,所谓重颂则是“重复散文内容所说的颂”。

(3)记别

(vyākaraṇa,veyyākaraṇa,维伽罗那、记说、受记、悬记):这一项在原始佛教、部派佛教以及大乘佛教的用法上,内容多少有些变化。Vyākaraṇa的本意是“问答体的解说文章”,后来又进一步解为“对简单的做详细解说”的意思。这个意思用记说或记别来代表比较妥当。在大乘佛教中,则不只是前述这样的文章形式,而且还指佛对弟子们未来命运的一种预言。也就是“成佛的预言”才称为受记或授记。简言之,这个项目最初的意思就是“记说”而已,后来就变成受记(授记)。也可以把记别(记莂)看做是两者之间的意思。

(4)讽颂

(gāthā,伽陀、偈):这是一种只有韵文的文学形式,如法句经、长老偈、长老尼偈等都是其中一例。

(5)自说

(udāna,优陀那、无问自说、感兴语):遇到某种令人感动的事件时,自然由衷而发的言论叫做自说。佛弟子们也可能有自说的情况发生。在九分教与十二分教中,主要是指佛的自说。佛陀通常都是应别人的请求而说法,自说是未经他人请求而自己说出来的。自说原本就不是文章形式,本是指“自说教法”的意思,在形式上散文韵文都有。

巴利小部经的自说经(Udāna),包含佛自说的有八十部经,各经都有佛在各种场合自说的因缘故事,最后也会把自说的语句揭示出来,在其自说语句前面都一定有下列这种定型句:Atha kho bhagava etam attham viditvatāyam velāyam imam udānam udānesi(世尊知道这个意思,于是他唱出如是的自说)。我们可以说,像具有这种定型句的文学形式就可以称为自说。具有这种定型句的,除了自说经之外,在巴利‘尼柯耶’中也多少可以看得出来。

另外在说一切有部杂藏中的Udānavarga(优陀那品、自说品、法集要颂经),有三十三品,约包含九五〇偈的韵文集,相当于巴利文的法句经。虽然说一切有部的杂藏中有此,但实际上它是相当于巴利《法句经》和自说经的偈,再加上其他经的偈而集录分类而成。

(6)因缘

(nidāna,尼陀那):这是指说法时,在某种因缘条件下,说出一种序文式的故事。这就是经典一般所说的因缘,有一些偈所说的因缘故事,制定戒律戒条的因缘。在巴利文的九分教中并不包含因缘,如本生故事的序章中载有释尊从过去世修行直至今生成道的种种因缘故事(Nidāna-kathā),这也可称为因缘。但这不是佛说的,而是后世注释书的一部分。

(7)譬喻

(avadāna,apadāna,阿婆陀那、阿波陀那):这个项目也是依时代或部派的不同,而在意义内容上有所变化。其本意是“英雄行为的故事”,与因果业报说有关系。某些人在现世有杰出的表现,在过去世也曾有过英雄式的善行,像这样将过去、现在连串起来的故事就是譬喻。这是由因果业报而来的教训式故事,所以也可称为“训诫式故事”。可是佛陀世尊的“英雄式行为的故事”叫做“本生”(Jātaka)。而本生实际上也是譬喻的一种,本生也可以称为菩萨譬喻(bodhisattva-avadāna)。普通是把佛弟子前生的故事叫做譬喻。

现在汉文或巴利文之长阿含(长部)的大本经(Mahā-apadāna-suttanta,大譬喻经),及汉译中阿含《长寿王本起经》(=长譬喻)等等都还存在着。大本经叙述的是佛过去的因缘。《长寿王本起经》所叙述的是过去世中长寿王与长生王子的故事。这就是“过去所做的英雄行为式的训诫故事”。

后世说一切有部等派,制作譬喻经的风气很盛,在这里所谓的譬喻是“训诫式的故事”或简称为“故事”,是具有轻松的意味。如《阿育王譬喻》(Aśokāvadāna)、《天譬喻》(Divyavadāna)、《百喻经》(Avadānaśataka)、《杂譬喻经》等等都有这种性质。

(8)本事

(itivṛttaka,itivuttaka,伊帝目多伽、如是语):这一项巴利佛教的如是语(itivuttaka)与说一切有部的本事(itivṛttaka)在内容上也不相同。如是语是“这样说”(itivuttaka);本事是“这样转起来”、“以前古代所发生的事”(itivṛttaka),两者的意义完全不同。关于用巴利文来解释的如是语,在现在巴利文小部的如是语经(Itivuttaka)中可以看出来,在各经的开头都有‘Vuttam hetam bhagavata vuttam arahatā ti me sutam’(事实上我所听到的这个事情是世尊说的,是阿罗汉说的)这样的定型句。另外在佛说法之后也集有像‘etam attham bhagava avoca,□tatth''etam iti vuccati’(这样的义理是世尊说的,是这样说的)这么一句佛所说的韵文附在最后。

‘Ayam pi attho vutto bhagavatā iti mesutam’(这个义理也是世尊说的,我听到的)在经典最后都有这样的句子。从文章形式来看,这也是散文韵文的夹杂使用,如上所述,都具有这样特别的定型句。大概是由于具有这样的定型句:itivuttaka(像这样说),才称之为如是语经吧!

反过来说,所谓本事经(itivṛttaka)就是“说过去所发生的事情”、“过去世的故事”。释尊在菩萨时代的过去世故事称为本生,在九分教与十二分教中都有本生这样的体裁。而本生以外的,佛弟子等过去世的故事,就是本事。可是实际上这也相当于十二分教中的譬喻。也就是说没有包含本生与譬喻的“过去世故事”,而是过去佛的世界所发生的事情,或转轮王的故事的意思。但这意思相当含混。在这个意义下的本事,应该是巴利语“如是语”的意思吧!

(9)本生

(Jātaka,阇多伽):这是佛陀前生的故事。佛陀在菩萨时代曾做过沙门、婆罗门、国王、大臣、商人等。另外还做过神以及种种动物,在这些不同的角色中,他所做的波罗蜜善行故事就是本生。巴利小部中有约包含五五〇个故事的本生经。小部另外还包括有三十四个故事的行藏经(Cariya-pitaka),这也是一种本生。

巴利本生经(Jātaka)的圣典部份是以偈(韵文)组成的,但具体故事则在注释书中保存下来。巴利本生经注(Jātaka-atthakathā)的各个本生由下列五部分所组成:现世所做的事(释尊与弟子们),与前项有关的过去世故事,本生的偈文(只有这个才是圣典),偈文语句的解释,现在世发生的或所做的事,与过去世故事的结合。这几个部分组成了注释书,其中是本生的主体,以菩萨为中心的过去世故事。

中文本的本生经有生经与六度集经等。这只是过去世故事的一部分,偈文也不是现世的故事。另外巴利文的行藏经也是用韵文来说过去的波罗蜜行。

(10)方广

方广(vaipulya,vedalla,毗佛略、毗陀罗、有明):关于方广,巴利文的巴vedalla与梵文的vaipulya并不相同,因此两者在内容上也有差异。首先,所谓的vedalla就是为了得到知识上的满足而有询问,以及针对这个询问所作的解答。这种问答体的经典就是方广。“重层的教理问答”就是vedalla。现在巴利中部之中有Mahāvedalla-sutta(大毗陀罗经、有明大经),及Cullavedallas.(小毗陀罗经、有明小经),所列的这些都是重层的教理问答体。

其次,vaipulya译为方广,一般而言都是指大乘方广。它在语义上是这样的:“广说种种甚深的法义”,本来指的是小乘部派中所详细解说的经典,但大乘佛教出现后,就用这个名称来称呼大乘经。如:《华严经》全名是《大方广佛华严经》。另外,方广又称为方等(vaitulya,vetulla)。Vedalla这个字从语形上来看,无疑的与方等比较接近。也许是vedalla->vetul-la(vaitulya)->vepulla(vaipulya)这样变化的吧?方等也与方广相同,都是指大乘,例如《大方等大集经》。

(11)未曾有法

(adbhutadharma,abbhuta-dhamma,阿佛陀达磨):这是指佛所说那一类稀有、未曾有、而不可思议的事情。所谓“未曾有”是指与世间一般情形不同的第一义的事,指神通奇迹类不可思议的事,指自然界一些奇妙壮观的变异。这几类都包括在未曾有法里面。在中部第一二三经有稀有、未曾有法经(Acchariya-abbhuta-dhamma-sutta),在汉译本中阿含未曾有品包含有十经。其他,增支部中也有种种未曾有法。这里面所说的未曾有法多半是上述所列举的第二项(即神通奇迹一类)。

(12)论评

(upadeśa,优波提舍、论议):这是指与略说不同的广说,是一种详细注释的说法。并不一定是佛所说的。后世阿毗达磨论书也可以包含在论议中。所谓注释,是原始经典中与“略说”不同的“分别”(vibhanga),这个意思下的分别经在阿含经中随处可见。另外与总说(uddesa,法说)不同的义说(niddesa,义释)也有注释的意思。

巴利小部经中有所谓的义释(Niddesa,由大义释与小义释所组成),这个是经集的部分注释。经集(Suttanipāta)也同样包含在小部经里面。这种意义下的义释与论议是类似的。

所谓论议,具体而言是指阿毗达磨论书,而义释也是阿毗达磨的前驱。到大乘佛教时,像《妙法莲华经优波提舍》、《无量寿经优波提舍》、《转法轮经优波提舍》等,都是大乘的论议。《法华经》、《无量寿经》、《转法轮经》等经典的注释书也都以“优波提舍”称之。优波提舍一名,在阿毗达磨论的注释书中似乎不用。

论书的注释书称为毗婆沙(vibhāṣa)或释论(vyākhyā)。也就是说,优波提舍是指对佛所说经典的注释说明。

以上是九分教与十二分教的各项目的说明。如前所述,这个分类中有些是依据表现形式来分类(契经、应颂、偈),有些是依据叙述方法与形式来分类(自说、如是语、毗陀罗、方广、论议),也有些是依据内容性质来分类(因缘、譬喻、本生、未曾有法)。佛所说的法,有时属于上述中的一项,有时属于两项,或是三项,所以三藏圣典要用九分教与十二分教来加以具体的整理分类应是不大可能的。’

相关分词: 十二分 十二 二分